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唐山大地震大结局第37、38集 唐山大地震第34、35、36集剧情_[news]

发布时间:2021-06-03 16:40:34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唐山大地震第34集

  小灯因为打工和查克的事情盘问苏西,苏西很不满,她说她很喜欢查克,大家都在打工,这没什么大不了。小灯这样把她揪了回来是在朋友面前孤立她,小灯自己没有朋友,也不要苏西有朋友。苏西的态度激怒了小灯,要苏西禁足,不许出家门。苏西赌气回房间狠狠的关上门。

  唐山大地震第35集

  杨阳得知小灯来找向前吵架,向前负气离去,于是下班以后来到了向前家。向前筋疲力尽的说她想清楚了,不能再让自己留在这样的境地里,无论她做什么,为了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杨阳的生活,也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还是离开的好。向前有些喝醉了,杨阳心里也不痛快,也喝了起来,向前说,你怎么样才能快乐呢,以后你再遇到麻烦,我就不在你身边了。杨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和向前拥抱在一起。

  唐山大地震第36集

  房间,小灯恐惧的等待着头疼的降临,她忍不住打开了新买的止疼药。小灯正要吃,门铃响了。小灯打开门,意外的发现是苏西。苏西进门来坐下,小灯不知道说些什么。苏西突然开口问她,妈妈,你是要我的监护权吗?是想我和你住在一起吗?小灯说是,你愿意吗?苏西问:那你会好起来吗?小灯低声说我不知道。苏西说那天她回到家,看见小灯躺在床上,非常可怕,后来的几天一闭眼就会想起那个场面,无法入睡。



  由耀客传媒出品的都市轻喜剧《宝贝》正在四大卫视上星热播,该剧由张萌、张铎、孟丽、雷佳音、牛莉、佟瑞欣领衔主演,讲述了70、80、90三对夫妻在情感变化中所经历的人生百态。该剧播出过半步入下半程直接由喜转悲,人物命运百转千回,收视率也随之持续走高。有观众表示:“剧情真是越来越虐心,也越来越感人。”

  中文名:宝贝
  外文名:Baby
  出品公司:上海耀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中国上海
  导演:梦继
  编剧:六六
  主演:张萌,张铎,雷佳音,牛莉
  集数:40集
  类型:家庭剧,轻喜剧
  上映时间:2013年5月14日
  卫视首播:江苏、浙江、东方、贵州

  女主角张萌饰演的陈静波,在被网友赞为“萌汉子”不久之后便荣升为妈妈,这个讨喜的角色让观众渐渐爱上了她,可天有不测风云,不曾想喜得贵子的同时却痛失家人,初为人母的静波开始自责,更害怕因此让幼小的宝贝背上舆论的重压,一个内心强大充满干劲的事业女强人开始变得脆弱敏感,尤其是静波生孩子那一段,有观众表示:“让我不敢看又忍不住想看,结果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下去的。想起自己生孩子那会,太惨烈了!”

  80后夫妻一心等待孩子的降生,却接到了派出所传来的噩耗,孙哲(张铎饰)的父母在来医院的途中遭遇车祸,孙妈妈去世,孙爸爸瘫痪,这对孙哲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为了给静波一个良好的生产环境,家里人都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宝宝顺利降生后,静波哥哥来院探望说漏了嘴,静波开始自责开始忧郁,担心孩子会背上“克死奶奶”的“罪名”。

  可人世生死无常,唯有死者安息,生者健康才是最大的安慰,这一家人喜极而泣。孙哲在面对瘫痪的父亲、坐月子的妻子和未满月的孩子时,他的肩膀是否够大够硬?这一家人的幸福到底会何去何从?有观众心疼静波“这不是你的错,谁也无法预料未知的事情。”夫妻之间本来就该患难见恩爱,富贵不背叛,这时候才是考验80后是否有担当的时刻。



  唐山大地震第37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第二天,小达又来到了小灯住的酒店,酒店的人告诉他,小灯已经退房了。小达黯然离开。

  小灯正站在万师傅的墓前,轻声说:爸爸…我回来了,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童年时的快乐时光浮现在小灯眼前…

  此时,杨阳来到向前家,他什么也没说,只将小灯的信递给向前。向前看信时,复杂的神情在脸上暗涌,而当她将信装回到信封里的时刻,表情却已像湖面一般平静了。向前将信封递还给杨阳,对他说,你走吧,我们那一篇从现在起,就翻过去了。杨阳突然问,你可怜她?向前苦涩地笑了:不,我只是开始意识到,小灯的伤痛,是你们之间最牢固的黏合剂,原来我容身的那个缝隙,以后将不复存在了。杨阳,再见!

  小灯终于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一步步的走近家门。这里和她结婚前回来时一样,没有改变,只是门脸已经关闭了。小灯缓缓走到打开的院门前,里面隐隐听到轻轻的歌声。小灯站在门口,向院内张望着……

  阳光下,李元妮站在院子里,嘴里轻声的哼着什么曲调,手舞动着,如同在随着心里的旋律起舞。小灯呆呆的看着母亲的身影,她在心中把重逢的场面想像了一千遍一万遍,就等着李元妮回身看见她…李元妮依然在舞动着,慢慢的回身朝向小灯的方向,眼睛落在小灯身上,定定的看了几秒,没有过多的停留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小灯呆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重逢是这个样子。

  小达回家,发现小灯正站在院门口呆呆的看着李元妮。小达走到小灯身旁,轻轻叫了声小灯。小灯回过身,看着小达,满脸的疑惑不解,她问:她是怎么了?她怎么不认识我了?小达复杂的看着小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阿雅端着脸盆从房间里走出,看到门口并肩而立的小灯和小达,她愣住了,片刻,才慢慢走过来,看着小灯,小达在一旁平静的说了一句:阿雅,这是我姐。阿雅的泪水涌了出来,她很快的抹掉,轻轻叫了一声:姐。小灯看着小达,又看着阿雅,半晌,笑了。

  阿雅带着小灯推开一间屋门,告诉小灯,这个房子重新装修时,李元妮就留下这件屋子给小灯,因为她一直相信,小灯一定会回来的。小灯不说话,默默地放下了自己的行李。她问阿雅,李元妮这样多久了,阿雅说也就是这一年间的事情。医生说,无药可治,只能等待和陪伴着她。小灯点点头,阿雅带上房门走了出去。小灯静静地坐在床上。



  夜,小灯躺在床上,居然昏昏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小灯迷糊的起来,往外走,站在门口时,她看见李元妮正披了件外衣往外冲,阿雅和小达拦着她不让她出去,李元妮披头散发,神情紧张,她叫着要出去找小灯,终于有人来信了,小灯被他们收养了。小达拉着她说妈妈,小灯回来了,小灯已经回家了。李元妮却像是根本没听见,此刻她把小达当作了小林,她说小林,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找不到女儿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知道她没死,我一定要找到她。小达说:妈妈,小灯回来了,小灯没死,我相信你。可李元妮根本听不进去,推着小达,说小林你不要骗我,我女儿没死!我女儿没死!李元妮变得歇斯底里,小达和阿雅抱住她,李元妮仍在哭骂着…小灯看着眼前的情景,慢慢的瘫在了地上。

  晨,小灯醒了过来,她恍惚间觉得有个人影在眼前,小灯睁开眼,发现李元妮不知何时走进了她的房间,正在静静地看着她。几十年了,这是小灯第一次如此接近的看着母亲,突然有些不敢面对,身体向里面缩了缩,李元妮神色平静,只带着些好奇的神情观察着她,母女默默对视片刻,李元妮就走了出去。小灯靠在床头,深深地呼吸着…

  吃饭时,一家人坐在桌前,阿雅照顾李元妮吃饭,李元妮依然好奇的看着小灯。她问,小达,这是谁啊?小达不知道怎么回答,李元妮凑到小灯面前,直接问:姑娘,你是谁啊?小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晌,说:我是你的……亲人。李元妮一下明白了,笑着拍拍手,说是亲戚啊。小灯和小达对视苦笑。

  阿雅出门了,小灯和小达在院子里晒太阳聊天,李元妮如同小灯刚回来时看到的那样,在院子里哼着歌,手舞足蹈着,显得悠闲自在,偶尔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小灯不自觉的视线一直追随着自己的母亲。小达告诉她,李元妮的病严重起来,他们就带着她回到唐山,这是李元妮一直以来的愿望。阿雅在唐山开了一个美容院,小达跟公司那边告了长假,俩人决定留在唐山照顾李元妮。小灯问起她的病情,小达说时好时坏,隔三差五就要找小灯去,平时就在自己的世界里。小达说,妈还认识我和阿雅,有时会提起思妤,就是我们的女儿。小灯问起思妤在哪,小达说在四川。小灯低声说反正她不认识我了,小达看出小灯的失望,他说:你别担心,也许哪天她就会记起你。小灯漠然的点点头。

  晚上,李元妮安静的坐在房间里,阿雅做了热水,倒在盆里给李元妮洗脚。小灯走过去对阿雅说,让我来吧…小灯把李元妮的脚放入水中,轻轻地撩起水擦洗着李元妮已经老去的皮肤。水汽蒸腾中,李元妮慈祥的对着小灯笑着,问,你是哪家的姑娘啊?是我们小达的女朋友吗?小灯没说话,把头放在了李元妮的腿上。李元妮低头看着小灯,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午后,阿雅洗了衣服在院里晾,小灯过来帮忙。李元妮从房间里出来,着急的问是谁把她练功的椅子拿走了,小灯从房间里拿出椅子,李元妮严肃的对她说,你们这些年轻姑娘,就是不爱练基本功,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李元妮自己抬腿练功,但是骨头太硬,已经无法完成动作,她有些尴尬,自语道,我…已经生了孩子了,双胞胎,你们知道吗?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要教我女儿跳舞呢。李元妮又走回房间,不知对着什么发呆。小灯轻声对阿雅说,小时候李元妮老逼着自己练功,小达为了怕姐姐吃苦,就把凳子藏起来了。阿雅说那你们姐弟俩一定感情很好,小灯笑笑,说我老欺负他,他比我懂事,一直让着我。后来他被别人欺负,阿雅接口说:那你就帮他打人。小灯笑笑说,我教他打架,告诉他怎么样才能打赢。俩人忽然间觉得很亲近,互相聊起了对方的生活,小灯黯然道,她其实也替小达高兴,看着他没有受到这个阴影的影响,能够过平静的日子,能和阿雅有这样幸福的生活,而她,却一再的远离幸福。阿雅说事情不像小灯想的那样,其实小达一直都很痛苦,阿雅把他们之后的分分和合告诉了小灯,小灯这才知道原来小达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坎坷。阿雅谈及思妤,和小达对她的爱。阿雅说自从小灯离开中国,小达就变了,变成了一个宽宏而成熟的男人,能够爱别人,也能接受别人的爱,也许就是这样的经历改变了他。

  小灯沉思着,阿雅走进房内,把一直挂在衣柜里那条红裙子拿了出来。小灯一阵恍惚,阿雅说这是你留下来的吧,妈妈一直替你留着,她知道你会回来取的。小灯接过裙子,回到房间换上了那条依然鲜艳的裙子,然后走了出来,李元妮看着小灯突然笑了,她说姑娘,你穿这裙子真合身,真好看,我说的没错,结婚就得这样喜兴。小灯诧异的回过头,李元妮喜滋滋的打量着她。小灯黯然道,她还是认不出我是我。阿雅劝她不要急,是不是还有时间留在唐山?小灯这才告诉阿雅,她在回国之前,已经和杨阳离婚了。

  晚,李元妮再次发病,她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说是因为自己的错,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小灯。小灯看着李元妮痛苦的样子,突然之间无法控制自己,她不顾一切的跑回房间,从行李里拿出她从小到大各个时期的照片,又冲回到李元妮面前,她把照片拿给李元妮,李元妮接过那张唯一的合影,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指着照片告诉小灯,这是她们家的全家福,这个是小达,这个是小灯,小灯已经死了。小灯从李元妮的嘴里听到这句话,怎么都接受不了,她说我没死,我就是小灯,李元妮看也不看她,自顾自的看着照片喃喃自语。小灯忍住,把自己后来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给李元妮看,说着自己的经历,可是李元妮充耳不闻,小灯有些急了,她强拉过李元妮逼着她看着自己,说我是小灯,我是小灯!李元妮被她弄得有些害怕,小达走过来,拉住小灯说别这样…小灯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唐山大地震第38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第二天,李元妮有些发烧,一连几天,小灯就一直守在她的床前,端茶倒水,用湿毛巾替她热敷,彻夜不眠……小达和阿雅默默关注着。

  晨,当小灯醒过来,发现李元妮正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小灯伸手去摸李元妮的脑袋还烧不烧,李元妮突然说:小灯,你怎么回来了。小灯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李元妮跳下床,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说你回来了,你怎么回家了?小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此时,李元妮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何时何地。小灯告诉她,因为生病,小达已经把她带回了唐山。

  李元妮这才明白过来,她激动地看着小灯说,我以为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你了。她说她心里知道小灯没有死,所以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也明白小灯因为不原谅自己,所以逃到美国,但是她知道小灯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家。小灯突然打断她的话,问:为什么,为什么你那时不选我?李元妮一下子目瞪口呆,小灯终于能面对母亲说出她深藏在心里的话,她说因为母亲放弃了她的生命,使她无法逃脱阴影,无法接受别人的爱,也无法享受幸福的生活,所有的伤痛积压在心头,使她险些再一次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她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得不到你的爱?李元妮颤抖的想拥抱小灯,小灯却逃开,压抑多年的委屈和泪水倾泻而出…

  听到动静的小达和阿雅赶到李元妮的房间,李元妮哭泣着,叫着小达的名字,她说:你姐姐回来了,小灯回来了。说着,李元妮又跑到万师傅的遗像前,她对着照片高兴的喊着:大成,小灯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此时的小灯冲出家门,坐在院子里哭着,畅快淋漓…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小达默默地坐在她身边,递上了一张纸巾。小达平静的说:如果那时候妈选的是你,你会幸福吗?小灯没说话。小达说,我宁可那时是自己死了,也希望你活着。小灯低声说:我也是…只是,我无法接受她放弃了我…

  小达告诉小灯,李元妮说过,也许她选择小达是因为某些原因,但是当时她已经崩溃无法做出选择,如果让她选,她希望用自己的命来换孩子的命。小达说这个选择折磨李元妮一生,她因此疯狂的找寻小灯,因此放弃了自己从新开始的机会,也因为这种选择,使他们母子间无法融洽相处,因为都心怀内疚,觉得自己不配得到这样的生活。地震过去这么多年,但是余震一直伴随三个人的一生。如此的痛苦,不止是对小灯一个人的折磨。小达说我知道你狠妈妈,你也恨我,其实我也恨你,我恨你一逃再逃…我很想你…

  小灯擦去眼泪,说:我不恨你…我一直在想着你们。小灯把她自杀离婚痛苦的生活告诉了小达,她说以为逃的远了,时间久了,就会淡化心中的阴影,但是她做不到,这样的折磨如影随形,如跗骨之蛆吞噬着她的生活。小灯无法忍受,这才终于决定回来,面对过往。但是真的看到李元妮,她还是无法挥去心中的怨恨和委屈。小达说,妈妈是爱你的,你知道吗?小灯点了点头。小达看着小灯,片刻,他突然伸出了自己的手,小灯楞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小达的意思,她缓缓的抬起手,和弟弟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小灯说:这次,是你从痛苦中救了我。姐弟俩静静的对视着。

  小灯随着小达回到了了李元妮的房间,阿雅站在门口,李元妮坐在梳妆台前,已经擦去泪水,正在细细的往脸上涂着雪花膏。小灯走到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母亲,叫了一声妈妈。李元妮看了看小灯,淡淡的笑了笑,说阿雅,快点换上衣服,今天是小达的生日,咱们还得拍照片呢。小灯愕然,她回头看看阿雅,阿雅面色低沉,只说了声:她好像又……就说不下去了。李元妮只有那一刻短暂的清醒,此刻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这天,院子里,李元妮看着院门外,不知在等待什么。小灯走到她身边坐下,看着神色迷惘的母亲。李元妮显得有些委屈,说:大成呢?怎么还不回来,这次出车这么久了,路上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小灯安慰她说:不会的,他会回来的。小灯从兜里拿出从前万师傅带给李元妮的那对红色的耳环,李元妮看见耳环,停顿几秒,随即辨认出来她的心爱之物,她高兴地说:这是大成给我买的!小灯点点头,李元妮看着耳环,突然又一脸失望,说:可惜,我没有耳朵眼儿。

  街道,小灯搀扶着李元妮缓缓而行,两人穿过大街小巷,沐浴着阳光,李元妮心情很好,跟小灯说着闲话,小灯微笑着听着,搂住了母亲,俩人相互依偎着,犹如一对很平常的母女。

  美容院,阿雅亲自给李元妮扎了两个耳洞,然后小灯亲自把耳环给母亲带上,她拿了镜子给李元妮看,李元妮对着镜子露出了少女般娇羞的神情,她问:好看吗?小灯点了点头,阿雅也点点头。

  这天,小灯在院子打开电脑开始了写作,李元妮时不时走到她身边看一眼,又礼貌的退去。见开始起风,小灯找了件外衣给李元妮披上,李元妮问她,思妤呢?怎么还没下课。小灯说:快回来了,小达他们去接了。此时电话响起,小灯走进房间接电话,没想到是杨阳打来的,杨阳带着苏西回国了,这就从上海来唐山找小灯。

  车站,小达也接回了从四川归来的思妤,思妤扑到了小达身上,说:爸爸,我好想你!小达搂住思妤笑了,眼眶湿润,那是幸福的泪水。

  杨阳带着苏西来到唐山,住进宾馆。小灯来到宾馆和他们会和。杨阳说小灯的气色好了很多,小灯说长久折磨她的失眠已经基本治愈。苏西问小灯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小灯说我想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再来面对你们。杨阳看着小灯平静的神色,宽慰的说,不想问你解决的怎么样,但是看到你觉得很放心。苏西告诉小灯他们在上海看了爷爷奶奶,还去了爸爸妈妈的母校,真的好棒,她问,我们可以去看舅舅和姥姥吗?

  小灯带着苏西和杨阳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同岁的思妤和苏西一见如故。这一天,小院里充满欢声笑语。李元妮问,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真像个家。

  全家人聚齐,一起去墓地给万师傅扫墓,思妤和苏西代表父母向墓前献花。

  阳光下,一家人走在青草地上,温暖幸福。小灯和杨阳走在最后,杨阳说没有想到,小灯终于回来了。小灯问杨阳他为什么回来?向前呢。杨阳说向前最终还是决定去欧洲了,都应该开始新的生活。

  晚饭后,杨阳说该回宾馆了,苏西提出她想留下来,和妈妈住在一起。还没等小灯说话,李元妮突然一把拉住苏西,说:作业做完了吗?小灯。苏西楞住了,她看着母亲,又看着李元妮,突然用力的点点头。一旁,小灯,小达,杨阳,阿雅都笑了。

  晚,小灯坐在院里仰望星空,苏西走过来坐在她身边。苏西说,妈,我很高兴回到你的故乡,我很喜欢这个家,我觉得你在这里都和原来不一样了。小灯点了点头。苏西说她一直觉得父母的不合,是因为自己的错,虽然杨阳一再告诉她,不是她的错,她还是认为她使大人的生活变糟了。小灯说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妈妈。苏西摇头,她说自从知道了小灯的往事,以前不理解妈妈的地方现在也能明白了。小灯说她会改变,她还要陪着苏西做很多的事情,看着她成人,看着她上大学,看着她结婚。苏西笑了,她说妈妈,我以后所走的路可能和你所希望的并不一样,但是你要记住,我也是爱你的,我希望你能快乐,不管有没有爸爸,我都会在你身边。小灯幸福的搂住了女儿。



  苏西的假期即将结束,要回到美国,杨阳陪她一起回去,当杨阳问起小灯的打算,小灯说她还要多待一段时间,也许会回去。杨阳的眼中流露出不舍与深厚的情感。小灯告诉杨阳,她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现实可能不会因此变得美好,但是情况也不会再糟了。杨阳说那我们就不做打算,等待事情顺其自然的进行吧。

  临走前,阿雅提议大家一起照一张全家福。院子里,一家老小聚齐了,李元妮似乎也感到了气氛的变化,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歇斯底里过。这一天,她换上了儿女准备的新衣服,喜气洋洋的坐在中间。杨阳摆弄着相机,大家找好各自的位置,突然李元妮回身看着小灯,伸手整理着她的头发和衣领,说:小灯,你还是穿鲜亮的衣服好看。小灯一下子呆住了,她呆呆的看着李元妮,李元妮打量一番,对自己的整理很满意。小灯轻声叫了一声:妈。李元妮笑着答应了一声:哎。小灯的眼泪一下流出来,李元妮伸手抹着她脸上的泪水,说:看镜头,要笑啊!此时,杨阳按了自拍键,快步走到小灯身边站住。一家人对着镜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傍晚,一家人在小院子里忙碌着,大人做饭摆桌子,苏西和思妤收拾行李,互赠礼物。忽然间,小灯发现李元妮不见了。所有人都出门寻找。他们从不同的路线找着,最后汇集到不远处的小广场。众人发现李元妮站在广场边,看着中间舞动红绸的舞蹈者们…

  小达刚要叫妈,被小灯止住。小灯走到李元妮身边停下,只见李元妮表情带着向往,眼神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

  锣鼓齐鸣,舞台上,年轻的李元妮身着绿衣手舞红绸,欢快起舞,她随着音乐飞身跃起,优美的身姿在空中定格。

信用借款

借款平台

借贷平台

贷款口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