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翁贡村煤矿开采导致村民房屋开裂饮水困难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16:08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翁贡村煤矿开采导致村民房屋开裂饮水困难

在翁贡村,村民们告诉记者,由于兴土煤厂的不断挖煤,6、7、8组的村民已有十余家房屋出现裂缝,有的甚至是地基整体下沉。在6组村民王良家里,记者看到,他家的三间房屋墙上和地面都有大小不一的裂缝,在灶台处还有一条新裂缝。其中一间地面上纵横交错着多条裂痕,并且墙身明显整体下沉,视觉就能看出,地面中间高,四周低。王良告诉记者,他家的房屋是1989年修建的,原来住着一直没什么变化,开始出现裂缝是2002年1月份。随着煤厂不分白天黑夜很有规律的放炮采煤,现在裂缝在逐渐加大和增多,一遇到雨天屋面便开始漏水。由于墙身下沉,地面不平,现在连门都不能打开。王良还当着记者的面用力做了个开门示范动作,结果门只能打开一半。来到村民王鑫家,记者也同样发现,其房屋墙上地面裂痕随处可见,并且地基有下沉趋势,墙角泥砖成分离状态。王鑫痛心地告诉记者,他家的房屋4年前修建的,也是因为受煤厂采煤之害才变成这样的。

村民们告诉记者,由于受煤厂的影响,6、7、8组已有17户人家的房屋开裂,共涉及到76人的安危。但目前得到赔偿的只有两家。记者在得到赔偿的村民罗正林家看到,他家的房屋裂缝更大、更多,地面上还掉有一大片的石灰土块,门窗和砖墙已呈分离状态,甚至通往平房上面的水泥楼梯也裂开了约1厘米宽的缝隙。记者在罗正林提供的甲方(翁贡村兴土煤厂)和乙方(6组村民罗正林、罗正明)签订的一份赔偿协议上看到,赔偿事由为因甲方井下开采原煤,造成乙方两户的房屋开裂。现已成危房不能居住。甲方一次性赔偿乙方建房款,以原住的房屋面积为依据,按每平方米228元赔偿,共赔偿罗正林28582.08元。罗正林一脸苦恼地告诉记者,虽然赔偿到了几万元钱,但这笔钱远远不够外搬建新房的费用。现在明知是危房,但是也只有提心吊胆地住着。

在跟随村民们去看水井的路上,记者发现沿路的一条沟水全部是铁锈色。村民们告诉记者,这条沟水是最近几个月变黄的,村里的好几百亩良田就是靠此水灌溉。来到老水井处,记者看到,水井已完全干枯。一位61岁的老人说,村里几百年来一直在使用水井,以前从未干过,是2000年4月份井水开始变小的,2001年12月份就完全干了。

在距煤厂大约五六百米远的小葱山,记者发现这里的良田有多处塌陷。在一处叫“猫擦背”地段,大约有500平方米的地表是整体下沉。

兴土煤厂距翁贡村6组村民居住地只有1公里左右,从村里通往煤厂的是一条不足3米宽的道路,一路上可以看到大型货车正在不停地忙着往外运煤。针对村民反映因兴土煤厂的影响导致房屋开裂、水井干枯等问题,记者来到了兴土煤厂。兴土煤厂老板之一王泽祥告诉记者,该厂生产大约已有五六年之久,年产煤量在3万吨以上,共有2个井口。当记者提到煤厂对翁贡村水源及6、7、8组村民房屋是否有影响时,王说,没有影响。他认为,这都是由七组煤厂影响的。怕记者搞不清楚,王泽祥还特意喊来厂里的工程师指着矿区图给记者解释,房屋开裂的几户村民居住地根本不在其采取范围内。相对来说,兴土煤厂离得还远点,而七组煤厂离得近。记者不禁问,既然不是你们厂影响的,为何又赔偿了6组2户村民?王回答,那是区政府、村委协调的,因为他们是弱家。他还向记者反映,他自家的房屋也已开裂,现正愁找不到伸冤的地方。

记者随即与七组煤厂老板取得联系。老板衡顺权告诉记者,古井不是他们厂挖落的,房屋开裂也与他们厂无关,是其他煤厂影响的。

记者在采访翁贡村支部书记饶德祥时了解到,目前村里有证煤厂共有7家,但只有兴土、下家冲、黄土坡、煤田、七组和猴子洞6家煤厂生产。饶德祥告诉记者,随着煤厂的开采,村里水源确实有影响,他们去看过,单方面协调过,区、镇政府也来过几次。针对水源受影响的问题,去年由翁贡村煤厂和政府部门共投资32万元修建了改水工程,已经解决了饮水问题。而对于村民反映的房屋开裂一事,饶支书说,他们也去看过,一共有10余家,但现在要哪家煤厂赔偿没有依据,几家煤厂都在扯皮。记者问为何不找有关部门做地质鉴定该是谁的责任谁负责?饶说,请鉴定部门来需要一大笔费用,有资质的单位价钱又高,村里财力有限,他们也没办法。

针对村民反映的问题,金华镇分管副镇长胡学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这是多年遗留的历史问题,金华镇原先是以地下资源开发为主,前期煤矿开采肯定存在一些问题。水源是前年下落的,通过政府协调,已经为6、7、8组村民解决了吃水问题。但对于房屋开裂一事,由于历史比较长,周边涉及的煤矿多,要认定是哪家煤厂造成的或者是地质灾害等其他原因引起的,这就需要一个科学论断。但现在鉴定难度大,如果要通过鉴定,由于经费紧张镇政府也是无法。他们只有继续做好工作,一方面由镇土管部门做好监测,另一方面就是做好积极协调工作,并将尽全力解决。

村民们认为,通过政府协调,虽然解决了饮水问题,但由于引来的水因路途遥远,成本高,以致水价每吨高达1.6元,高昂的水价他们承受不了。如此开裂、地表下沉的房屋究竟能否继续入住,又能住多久?他们急切盼望政府部门能出面协调,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科学鉴定,弄清村里水位下降、房屋开裂地表下沉的真实原因,采取有效措施解决村民房屋开裂、居住危险等问题,切实保护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编后

对翁贡村村民反映的因煤厂开采导致房屋开裂,地表下沉,井水干枯等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全面的调查,调查表明问题是严重的。

在一个村的范围内就有7家煤厂,几年来有十余家村民房屋出现开裂,是哪家煤厂或是自然灾害引起的,至今尚不清楚。农民拿不出钱找有关部门做地质鉴定,镇政府经费紧张,似乎成了问题得不到解决的一条理由。

“农民利益”是当前共同关注的焦点,希望有关部门和政府能为农民所想,无论问题的出现是煤厂开采或是地质灾害引起的,都应积极想办法,采取措施确实保护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制服丝袜

泳衣美女图片

m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