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夜幕下寻访辛劳逐梦人【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57:56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23:37,收工下班的朱葛倩怡走出陶谷新村6号的影楼。

天亮前偶尔等到的一两位顾客,也足以让汪福全夫妇忙活一阵。

深冬时节,有这么一群人,或为深夜里的“下班族”,或为天亮前的“上工党”。他们有的是为挑起生活的重担,有的是为度过工作转型期的尴尬,也有人是为了寻求事业上的“春天”……隆冬的深夜和凌晨,记者通过“扫街”的方式走近这些在夜幕下奋斗的平凡人。

“蜗居”公厕的环卫人生

记者见到王亦桓时,她刚“视察”完工作区域。从1998年开始,她们一家人就租住在南京市鼓楼区四维新村5号-1—— 一间10平方米出头的小屋,至今没挪过地儿。20年来,她生活中最大的变故发生在2002年,婚后第5年丈夫因病离世,“谁能料到家中顶梁柱就这么走了。”

庆幸的是,夫妻俩租住的房子没因丈夫离世而被环卫所收回。女儿今年也到了成人的年纪,“读的是5年大专,还有3年就毕业了”。

结束一天近15个小时的工作,年过四旬的王亦桓戴上工帽,熄灭工作站的灯,踏上回家的路。在这条从工作站到家不过百把米的路上,她道出没下决心换工作或打份兼职补贴家用的缘由:“虽然也想多挣,但上班无休假和每天15小时的工作,让我没法去找兼职。如果辞职换工作,这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可能也要被收回。”

记者看到,四维新村5号-1紧挨老居民小区一座公厕旁。王亦桓介绍,她家里做饭的灶台正搭在隔壁老公厕的化粪池上,“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下来的。”

小吃摊主的苦苦守候

-7℃,这是1月10日凌晨4点汪福全夫妇经营路边小吃摊的即时温度。两个人、一辆手推车、一口铁锅、两瓶煤气罐,留给汪福全夫妇的摆摊时间不到两小时,“还要预留点收拾打点东西的时间”。

十几年来,一边通宵达旦地待客,一边机敏地“守护自家摊点”,是这对从安徽安庆乡下来宁寻生计的夫妇日常。只是城市管理一天天规范了,以后怎么办,他俩心里没数。“想买房,也想租铺子正规经营,但儿子还没结婚,手头就这么点积蓄,盘不开……”老汪也知道,总不能和城管打一辈子“游击”,夫妻俩都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打拼的这些年里,他们见识过“街摊生意的兴隆”和每月四五千元的收入,也体验到当今这份“工作”的艰辛。

凌晨5:20,路上行人依旧不多,老汪的妻子想抓紧时间眯一会儿,还有两个半小时,就到点上白班了——她在南京玉桥市场里兼职白天帮厨。

熬夜涨粉的网红之路

15日23:10,朱葛倩怡拍完当天最后一组试装照,累得瘫在沙发上。23:37,从南京陶谷新村巷子里走出来的这个年轻女孩脸上浮过一丝倦意。

1995年出生、从南京市金陵中学毕业的朱葛倩怡,一年来一直努力耕耘自己的微博。涨粉,是她眼下最看重的事。但介绍自己的职业时,她自称是平面模特。一年前,她跟一家“网红孵化公司”签约,公司答应在个人业务发展上指导她、资助她,帮她实现开店的梦想。接受采访时,朱葛倩怡说,收获的资助并不足以维系个人发展。不过,她微博上的粉丝却稳定在3万多。她承认,3万多的粉丝量不能令人满意,“真正的网红,粉丝数基本都在100万以上”。

为了维持自己和粉丝间的黏性,这名95后不断用熬夜透支自己的身体。同为创业者的秦锐夫是朱葛倩怡的搭档摄影师,常为倩怡谋划:“这份工作虽然时间灵活,却没有能让脑子停下来的时候,即便闲下来也会不由自主地挖掘吸粉创意。”

16日6:00,朱葛倩怡的拍摄工作又开始了。“当模特给我带来的收入远超过‘网红孵化公司’提供的资助,现在我更像一名专职模特,而跟网红貌似没啥关系,不是吗?”她说。

记者 李睿哲 实习生 王建朋

武器之王破解版

牧羊人之心无限氪金破解版

女神危机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