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导演揭露收视率造假黑幕不买收视率电视台不播【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41:56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电视剧收视率造假黑幕再次引发广泛关注。9月1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发文称,就收视率问题开展调查。

这被普遍视为官方对知名导演郭靖宇9月15日在新浪微博上揭露收视率造假的回应。郭的控诉长文详述了新作《娘道》被收视率“绑架”的曲折经历,引发业内广泛共鸣与声援。郭靖宇称,《娘道》迟迟没有在电视台播出,是因为未购买收视率所致,并透露,购买收视率的价格高达90万一集。他称,“如果没有抗争,这个行业就完了”。

多位业内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郭靖宇揭露的收视率造假一事大概率是真实的。很多同行有过购买收视率的行为,这几乎是行业“潜规则”,期待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扫除行业“毒瘤”。

不买收视率电视台不播

9月15日,新剧《娘道》在两家一线卫视联播的第11天,郭靖宇在新浪微博发布《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的长文。他在超过4000字的文章中详述收视率买卖的灰色交易链条。据其透露,微博长文呈现的信息即此前他在湖北大学演讲的主要内容。

郭靖宇称,《娘道》2016年拍摄、2017年做完后期,与某卫视签订合同后,作品却迟迟不见播出,其打听消息后找到该卫视总监。卫视总监告诉郭,如果不花钱购买收视率,电视台不会播出,并且告诉他,该找谁去购买收视率。

自称“气得浑身直哆嗦”的郭靖宇找到了“指定”可以购买收视率的“大神”。让郭“震惊”的是,对方开价90万一集,并且不能保证收视率排在前两位。郭算了一笔账,购买收视率需90万一集,80集就是7200万,而《娘道》卖给电视台才130万一集,“也就说我们花那么大力气把戏拍好,却要上交百分之七十给他们当保护费,才能播出。”

郭靖宇还透露,与《娘道》同期播出的一部优秀作品,由于收视率“不合格”,被某卫视剪掉了14集,“直接损失一个多亿”。

公开信息显示,1973年出生的郭靖宇,除了是导演之外,还是编剧、监制。执导了《刀锋1937》、《高纬度战栗》、《铁梨花》、《打狗棍》等剧的郭靖宇以“敢言”著称。

事实上,早在2015年,郭靖宇就已对“收视率造假”发声。据《新民晚报》报道,2015年,郭导演的《大秧歌》播出,其在电视剧播出前遭遇收视率“警告”——“暗示我的、挤兑我的、想说服我的、威胁我的都有……”郭靖宇明确表示:“君子不与贼人为伍。”《大秧歌》播出时,果然遭遇了收视数据的异常。首播当晚,武汉的收视率从前一天晚上2.23下降到了0.35,三亚收视率从1.09下降到0.01,常德、济宁两市的收视数据更是为零。

三年之后,郭靖宇再次就“收视率造假”发声,且其言辞更为激烈。郭靖宇表示,他发声“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并强调“行业再这么乌烟瘴气下去就彻底没有未来了”。

9月15日以来,《财经》记者通过手机和短信多次向郭靖宇表示采访需求,但他以“不太方便”婉拒。

广电总局:已采取措施展开调查

郭靖宇发文控诉收视率造假一事,引发业内极大关注。

9月16日,北京一家电视剧制作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业内很多同行在关注郭靖宇发文控诉收视率造假一事,并期待有一个较为理想的处理结果。该人士透露,收视率造假现象确实很严重,很多公司“深受其害”。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进一步对《财经》记者表示,买卖收视率已经对行业产生很大危害,且“吃相越来越难看了”。

收视率被称为电视节目、广播节目和广告交易的“通用货币”。收视率高,代表用户看某个台的时间就长,广告商自然喜欢,投入的广告费就多。然而,如果收视率可以买卖,意味着这种评估方法丧失了真实性,影响的是整个行业。

据《财经》此前的调查,当收视率可以造假时,一个“怪圈”就此形成:广告主投放广告时要求电视台保障收视率——电视台采购电视剧时则要求制作方购买收视率——制作方因增加收视率购买成本反过来向电视台要高价——电视台则抬高广告价格。其中,无论是广告主,还是电视台、制作方,均成为收视率造假的受害者。

“必须借助公安的力量,找到买收视率和卖收视率的人,然后严惩。”9月16日,一位曾因未买收视率而“吃亏”的制片人对《财经》记者强调。

在9月15日的微博长文中,郭靖宇表示,“我今天说的话,都可以负责,主管部门、纪检部门、公安机关都可以来找我取证”。

9月1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官网中发文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與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延伸阅读:

郭靖宇曝收视造假揭出多环节利益链条业内人士曝收视率造假手法

目前,电视剧《娘道》正在北京卫视和江苏卫视播出。上周末,导演郭靖宇发布微博长文,以《娘道》为例,详细揭开电视剧普遍存在的收视率造假现象和内幕:有电视台要求电视剧制作方把收视率“做”上去,否则不买剧;有制作方因为没买收视率,结果剧集收视率太低被电视台腰斩……该文一出,立即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羊城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影视从业者。在采访中,记者不仅吃了许多“闭门羹”,即使是愿意接受采访的对象也要求匿名,可见大家对于“收视率造假”的问题都有点讳莫如深。

除了正在热播的《娘道》,郭靖宇还曾执导《打狗棍》《勇敢的心》《铁梨花》等经典剧集。上周末,他在微博发布长文,揭开电视台收视率造假的惊人内幕。郭靖宇发布的这条长微博,其实是他在湖北大学的主题演讲稿。

巨大利益链条涉及多个环节

郭靖宇实名举报“收视率造假”,引发了业内业外广泛关注。这不是收视率造假现象首次被曝光,但如此详细还是第一次。9月1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文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與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总局就收视率问题开展调查》的新闻也已经挂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的要闻头条。

早2015年,在郭靖宇执导的《大秧歌》播出期间,收视率就曾出现异常,常德、济宁两市的收视数据为零,而武汉的收视率从破2下降到不足0.4。郭靖宇当时就曾怒斥这一现象涉及“造假”。这次他再度发声,也得到一些业内人士的支持,其中包括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微博]。王长田在转发微博时表示,2015年初,因为不愿意参与收视率造假,光线愤而退出电视节目市场,而当时停播多档节目的痛苦至今记忆犹新:“停播之前乱象已存在多年,多次呼吁无人理睬;停播至今已三年另九个月,其间业界呼吁呐喊不绝于耳,恶况却愈演愈烈无人幸免,据测算利益集团非法收入每年有几十亿之巨。”郭靖宇在长文中也提到,一部戏几千万元,一年下来“做”收视率的公司恐怕有几亿元的收成,而整个影视行业可能每年涉及几十亿元的金额。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巨大的利益链条涉及影视行业的太多环节、太多利益,往往牵一发动全身。”

此次事件曝光之后,播出《娘道》的江苏卫视在微博发布声明:“江苏卫视坚决拥护广电总局调查收视率造假问题,构建公平、健康的行业环境。”播出《天盛长歌》的湖南卫视也发了声明:“坚决支持广电总局打击收视数据作假!恢复行业良好生态!呼吁绿色收视!”

恶性循环里没有一个是赢家

这次曝光事件会如何解决,尚有待观望。而众多观众疑惑的是:为什么要对收视率造假?某业内人士透露:“收视率是平台广告报价的重要参考指标,收视率高的平台,意味着收看节目的人数多,广告要价就高。各大卫视年末举行新项目推介会时,要靠以往的收视率圈钱。”所以,提高收视率对于各大卫视的收益至关重要,而且在二线卫视退出收视率争夺之后,收视率更成为一线卫视血拼的重要砝码。

为了保证收视率处于高位,电视台在采购电视剧时会对制作方提出要求。有业内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早年还流行收视率对赌,就是在一部剧开播前,卖剧的制作方和买剧的电视台签协议,比如收视率破2,电视台给制作方奖励;收视率在1到2之间,相安无事;收视率不到1,制作方给电视台赔钱。”这种收视率对赌的行为,就是在变相引导制作方买收视率。这种情况还催生了电视剧价格疯涨的恶性循环。“制作方增加了收视率购买成本,会向电视台要高价;而电视台吐槽买不起剧,就得向广告客户多要钱……这个循环里没有赢家。”一位电视台从业者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那么,收视率如何造假?据了解,一般有三种手法,从低级到高级排列,分别是“污染样本户”“窃听和截留数据”“直接篡改数据”。羊城晚报记者曾听某业内人士详细描述过“污染样本户”的操作手段:比如,央视索福瑞在全国13亿人中设置了6万样本户,如果要“做”收视率数据,在一部剧开播前,做收视率的公司就会派人“公关”样本户,让他们收看指定节目,从而达到提高收视率的目的。郭靖宇认为:“在假收视率这个问题上,央视索福瑞也是受害者,他们被五花八门的手段干扰,也是深恶痛绝。”

济南癫痫医院排名

厦门怀孕去哪家人流医院

昭化牛皮癣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