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5艺术品市场回望把脉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16:50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刚过去的一年,艺术品市场呈现什么形态?1月17日,由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北京市文化局作为指导单位,99艺术网主办的第六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CAMS2015)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启幕。赵旭、温桂华、刘尚勇、甘学军、董梦阳、季涛、赵力、蔡金青等国内一线拍卖行、画廊、艺术界领军人物及资深收藏家等参与了各单元的主题演讲与话题讨论。

艺术品市场的“熔断年”

2015年的艺术品市场呈现两极分化的矛盾状态,既有“激情”也有“悲壮”。虽然春秋两季拍卖市场上,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拍出2.79亿、李可染《万山红遍》拍出1.84亿高价,一度让人有“V形反转”的错觉,可“同时也有很多中小拍卖行做不下去,转行、歇业”。第一场论坛的主持人、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中国艺术品市场依然在经历“底部盘整”。

针对严峻的市场形势,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将2015年称为艺术品市场的“熔断年”。“一开年股市出现四次熔断,属于断崖式的严厉调整。”艺术品市场也如是。“首先从画家来说,我认识很多年轻画家原先手里有不少订单,画不过来。到了2015年底再跟他们聊天,他们发现进入2016年的时候手里没有订单了。前期的订单画完以后,到了新的一年两手空空,这就是一种‘熔断’。”

从画廊方面讲,许多画廊和画店在2016年休业。“因为交易非常清淡,门可罗雀。”不少中小拍卖行取消了自己原定的拍卖档期,一年只象征性地拍一到两次,这些也都是“熔断”的表现。

生货、精品在市场上永远会创出高价位,这是艺术品市场从古至今的规律。但是,“一般性的普品或者是以前我们所依赖的、在艺术品市场中大概占1/3份额的‘礼品市场’的衰落,给2015年的市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导致交易额迅速萎缩。”刘尚勇说。

海内外竞争加剧

国内拍卖市场正在触底、腰斩,国际拍卖大鳄苏富比、佳士得却在2015年屡创历史佳绩。无论是2015年3月“安思远纽约艺术周”上密集的中国收藏家的身影,还是刘益谦豪掷11亿买下莫迪里阿尼《侧卧的裸女》,一切都表明国内藏家正在大规模高调进入海外艺术品市场。

艺术品拍卖市场在中国兴起已有二十多年。北京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认为,“二十多年来我们学到了苏富比、佳士得的香港模式,我们把它作为唯一的模式在内地运作,我们很幸运,这个唯一的模式就使我们成为了世界艺术品交易的重镇。”

“但是现在,王健林、王中军、刘益谦这些藏家去买毕加索、梵高、莫迪里阿尼去了,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对国内的业者也是非常重要的提醒。”为什么国内大藏家会在市场“买气”稀薄的情况下,将重金转投海外?

甘学军说:“我们的供给出现了问题,我们的品种是如此的单一,我们的模式是如此的单薄。一个拍200万的拍卖会和一个拍20亿的拍卖会是同样的流程,都要在五星级饭店做拍卖,都要印制精美的画册,都要开启巡展,文物局要求40天之前报拍卖清单,半年才拍一次,这样的模式怎么在国际上竞争?”

甘学军将艺术品市场比喻成“GDP快车”上一个小小的“附着体”。“现在GDP突然从12%降到7%了,这是一个急刹车,一个很小的附着体遇到急刹车时很容易被甩出去,我们的恐慌来自这里。”

互联网+的可能性

在互联网+的时代,发展、兴起才二十余年的拍卖行业瞬间被定义为“老炮儿”,成为过气的“传统行业”。而艺术品交易的互联网模式,一直是个非常艰难、但吸引无数企业和精英试水的领域。

刘尚勇分析,1970年代进行艺术品交易,往往都是私人之间,几个人或十几个人的交换。后来逐渐有了文物商店以及画廊,开始有一些对外销售。1992年有了拍卖,市场瞬间扩大。在一年当中一个拍卖市场或者一个拍卖公司就会迎来几百个人或几千个人参加交易。

“今天我们来到了互联网时代。由于有了互联网,在交易过程中就会有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参加,多的时候有可能上百万人。”基于互联网产生了电商平台,网上画廊集群、网上拍卖集群、网上艺术家集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微拍,这些新兴业态促使交易规模呈几何级数增长。

甘学军也认为,互联网的冲击实际上是一种机遇。“二十年形成的老炮儿模式不改将是穷途末路,我们玩儿不下去了。”

虽然互联网拍卖、艺术电商不太可能承办千万以上的大宗交易,并且缺乏艺术品体验和鉴定的环节,但甘学军认为,二十年来艺术品市场总体统计数据显示,90%以上的拍品在50万以下,平均价位3万左右。“包括艺术体验的问题,也许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艺术体验比我们眼见为实的还要真实,比我们肉身去体验的还要感性。”

然而,在国内,真正成功的艺术电商寥寥可数。“马云、马化腾等等做的是标准的电商,为什么他们做到艺术品就很难?因为非标准的艺术品想进行交易,需要专业人士与互联网精英碰撞。”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表示。

从保利十周年秋拍与艺典中国的合作看,保利在电商业务上正在进行尝试。“我试图做到艺术品电商与拍卖同步,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你的作品可以在网站直接通过朋友圈卖出去。全中国的拍卖公司我们可以直接看屏幕出价,也可以在美国通过移动端直接报价,这些服务目前都是空缺的。”赵旭说。

修正初心,经济放缓是好事

作为论坛上仅有的一级市场代表,“艺术北京”总监董梦阳认为,今天的艺术市场最麻烦的不是“不忘初心”,而是“初心不正”。“商业越发达,艺术家越不诚心,大家在追逐市场,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拍得越高,坑的人越多。”佳士得、苏富比两大老牌拍卖行之所以能稳健地发展300年,是因为建立于一个成熟的资本主义艺术体系。首先有美术馆为艺术制定标准,然后才有画廊、拍卖行和发达的艺术市场。“我们正好倒着来,艺术标准没看见,就开始有发达的商业。今天放缓了,正是让大家思考的好机会。”董梦阳说。

真正发达成熟的市场是二八定律,20%拍卖,80%一级市场,在国内却是一二级市场严重倒挂。然而制定标准、哺育艺术家的一级市场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底座。让董梦阳欣慰的是,2015年“艺术北京”博览会,100块相对昂贵的门票,却有几万人买票看展。“真正一些对艺术有需求的人来了,他们不见得买画,但真的愿意看展,这是很大的进步。”

“互联网能帮助我们知道哪件艺术品在哪个画廊、哪个角落。”董梦阳说。

生物酶制剂价格

液压冷压机图片

离心式通风机货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