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男子深夜访友坠亡亲属状告房东法院无须赔钱

发布时间:2020-11-22 10:54:43 阅读: 来源:滤袋厂家

探亲访友,人之常情,可阿公式(化名)偏偏选在深夜探访女性朋友阿琴(化名),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他不幸坠亡。他的五名亲属因此将阿琴的房东阿致(化名)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24万余元,但法院最后判决房东无责。

(黄晖/绘)

案情 男子深夜访友坠亡 女方当时未在租房

阿致的房子位于丰泽区,这房子有点特别,主楼是一幢三层的建筑(以下简称A楼),另外一幢则是二层的建筑(以下简称B楼)。除了自家住外,他将部分房屋出租,赚点生活费,发生这样的意外,一家子都觉得晦气。

2013年10月3日凌晨1时许,阿致一家已经进入梦乡,突然间,他听到很大的一声“嘭”,接着家里的狗狂吠不止,这非常反常。阿致和儿子起身查看,发现院子的地板上躺着一名中年男子,该男子头部流血不止。阿致见状,急忙打电话报警。

民警和120医生几乎同时到达,救护车将该男子送到医院抢救。可男子因伤情危重,未能抢救过来。

阿致想起来,他曾见过该男子,“这名男子曾经来找租在我这里的阿琴。”面对警方的询问,阿致回答道。但当晚,阿琴并未在租房内。

过后,阿琴告知警方,她和阿濛是朋友,但不经常联系,有时联系,也是在深夜一两点。事发前的半个月,阿濛致电她,要来找她,她还回答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是有家庭的人,而我是没家庭的人,你不要再来找我,你要以家庭为重,况且我明天还要上班……”

亲属 房东无视安全隐患 得赔偿24万余元

阿濛遭遇不幸,留下悲痛万分的亲人,尤其是父母、妻子阿瑜(化名)以及一对女儿。

作为至亲,阿瑜等5名亲属认为,作为房东的阿致应对阿濛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要求阿致赔偿损失。但阿致认为,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很晦气,自己找谁说理去?

协商不成,去年4月24日,阿瑜等5名亲属作为原告,将阿致起诉到丰泽区人民法院,向阿致索赔24万余元。他们认为,阿致出租的房屋系两幢共用一个楼梯,另外一幢是借相邻的二层楼板作过道,但楼板之间的巷道未设置护栏,才导致阿濛访友时失足坠亡的。

“房东在未取得出租房屋资格的条件下,私自出租私房谋取利润,又无视安全隐患,在自己常识能遇见的条件下,不顾租户及客人往来的安全,才导致阿濛的死亡,他应承担主要的过错责任。”阿瑜等人认为。

被告 访客未经允许进入 出事应由他自己负责

面对索赔,阿致一肚子苦水。

他说,实际上,A楼和B楼各有楼梯,并不是共用一个楼梯,且自己在B楼楼板上设有防护措施,在两幢楼之间的通道上也加装了护栏。阿致认为,阿濛要到A楼去找阿琴,不但没有走A楼的楼梯,而且也没从两幢楼之间的通道上通行,他推测阿濛可能欲从B楼跳跃过巷道,经A幢窗户爬进他人房间,才导致他自己坠入巷道摔死。“我们对他的死不存在任何过错。”

同时,阿致表示,没有人同意并携带阿濛进入他的民宅,阿濛是在未经他允许或者任何租户允许下,凌晨擅自翻墙进入他的民宅,不能排除阿濛进入该民宅存在非法目的,阿濛应对自己的不法行为产生的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法院组织现场勘查并调取了警方的相关证据,查实A楼和B楼中间间隔约1米,两幢楼各有楼梯上楼,B楼楼板有一简易搭盖楼梯可通往A楼。阿致将B楼出租,A楼大部分供他家居住,只有三楼两个房间用于出租,其中一间租给阿琴。

阿致的这处民宅有围墙,西侧有进入院子的大门。阿致称,睡觉前,该大门是紧闭的。他因此认为,当晚阿濛是翻墙进入他的院子里的。

法院 深夜访客有悖常理 自身过错明显

到底房东该不该赔钱?

法院审理后认为,阿致将房屋出租营利,因此对出租房屋设施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由于该租房并非完全开放性的公共场所,因此阿致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对象,一般为与他具有合同法律关系的租户以及正常探访租户的亲友等。阿濛去找阿琴是在深夜,并非正常访客时间,且阿琴当晚也不在租房内,并否认当晚阿濛有跟她联系,因此阿濛并非经允许进入阿致的民宅。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正常情况下,凌晨1时许,房屋大门关闭的可能性更大,因此阿瑜等主张该大门未关闭可自由出入,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由于阿瑜等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阿濛系经允许正常进入阿致房屋的访客,而客观上阿濛是在深夜前往他家房屋的楼板而出现意外的,因此阿濛本人对事故的发生过错明显,他也并非阿致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对象。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阿致无须赔偿任何损失。阿瑜等人不服上诉,近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记者 黄墩良通讯员陈奕辉)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ysl

香奈儿外套

浪琴手表quartz

相关阅读